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中篇故事] 疯狂的大奔

[中篇故事] 疯狂的大奔

时间:2013-09-05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疯狂的大奔
  
  1。最阴损的主意
  
  在江南某个小县城里,有个大名鼎鼎的首富,名叫王白石。他家族企业做得很成功,身家过亿。只可惜,他的两个儿子王磊和王焱没一个争气,都是吃喝玩乐、吊儿郎当的主儿。
  
  这不,王白石刚因病去世,他的两个儿子就成了死对头。虽然王白石死前就已经把自己企业的股份平均分给了两个儿子,房产、债券、金银珠宝都一分为二,甚至连前后两任妻子都分给了两个儿子赡养。可越平均,两个儿子心里就越不平衡,都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更多。这不,马上就要出殡了,两个儿子又因为老爸留下的那辆大奔该给谁,而吵了起来。
  
  这辆大奔,王白石刚开了没几年,也怪王白石一时疏忽,死前忘记把这辆车分清楚,结果导致两个儿子互相争抢起来。这可让主持葬礼的长辈们犯了难:眼看吉时就要到了,再吵也得让王白石入土为安啊!可长辈们谁也劝不了这哥俩。没办法,只好赶紧去找王白石的高参—贾大师。
  
  贾大师今年五十多岁,据他自己说曾经在五台山上参过禅,武当山上修过仙,还跟英格兰美利坚的传教士一起念过经。十年前,王白石偶然遇到了贾大师,也不知道贾大师是怎么忽悠的,反正王白石一下就被贾大师迷住了,花重金聘他做了自己的顾问,大事小事总要让他掐算一番。这贾大师也真不含糊,连蒙带撞地居然算对了好多次,被王白石称作了“活神仙”。王家上下,对贾大师言听计从,除了他这个“活神仙”,别人还真劝不了这对活宝兄弟。
  
  再说贾大师,此时,他正呆在家里喝闷酒呢。王白石一死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王白石虽然迷信,可做生意是把好手,把企业经营得红红火火,自己也能跟着沾光。可王磊和王焱简直就是一对混蛋,除了吃喝玩乐,别的一窍不通,也不是自己咒他们,过不了三年,这哥俩准得把家败光了,到时候自己上哪儿去骗吃骗喝啊?
  
  正在这时,王家派车来接他,听说王家兄弟正因为那辆大奔争执不下,贾大师气得胡子都撅了起来:鼠目寸光,唯利是图,太没出息了!他气哼哼地上了车,跟着来到了王家。
  
  进了门,王磊和王焱就围了上来,你说你有理,他说他有理,吵得贾大师脑袋都大了。正吵着,贾大师突然眼睛一翻,牙关一咬,嘴里吐出白沫来。众人吓得连忙后退,只见贾大师盘腿坐在地上,嘴里唱了出来,那声音跟王白石一模一样:“这辆车,不一般,跟随我,两三年,舍不下,带身边,三年后,重见天。两小儿,莫争执,想要车,看本事,赚钱多,车归你,赚钱少,一边去!”
  
  贾大师唱完,脖子一歪,倒在地上。大家赶紧过去扶起他,拍前胸捶后背。折腾了一会儿,贾大师终于醒了过来,他诧异地看看众人,问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我怎么躺在这里了?”
  
  大家告诉他刚才被王白石“附体”了,还把他刚才唱的那几句话给他学了一遍。贾大师一听,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说:“你俩都别争了,你爸爸说了:这辆车他要带走,在他的坟里埋三年。三年后,你们哥俩谁能把生意打理好,谁挣的钱多,谁就可以把这辆车刨出来自己开!”
  
  这下大伙儿都愣住了:把车埋在坟里,这主意可太阴损了!王白石的墓穴非常豪华,里面是按照他生前住的房子的样子盖的,五室两厅三卫,还带着一个四十多平方米的大车库,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。可就是这样,把一辆大奔埋进去,也太夸张了。
  
  贾大师看大家不说话,摇了摇头,转身要走。大伙儿赶紧拦住他,他要走了,这场戏可怎么收场啊?
  
  几位长辈来到王磊和王焱跟前,问:“刚才你父亲的话,你们都听到了?咋办?你们拿主意,同意把大奔埋了,咱就立刻起灵,反正封墓用的吊车正在坟上,也费不了什么事儿;不同意,我们也就不在这儿耗着了,你们俩商量好了,自己抬着棺材去坟地吧!”
  
  哥俩一看大家要撂挑子,也慌了,连连点头,说:“埋!埋!”
  
  贾大师哼了一声,心里却笑了:眼下也只有把大奔埋了,才能让这两个混账小子安静下来。至于被王白石“附体”,只是个江湖小把戏,自己跟了王白石这些年,模仿他的声音还不是小菜一碟?再说,万一这俩傻小子中有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,三年后发达了,到时候不照样把自己当“活神仙”供着?
  
  这边,王家大院里一下热闹起来了,有人开着大奔到坟上去,有人去门外开道,剩下的人随着一声“起灵”,抬棺材的抬棺材,撒纸钱的撒纸钱,王磊抱着遗像,王焱打着招魂幡,出殡的队伍在一片震天的哭声中走了出来。

[page_break]


  
  到了坟上,吊车已经把那辆大奔放进了墓穴的车库里,车牌照也别出心裁地换成了“阴A8888”。十六个壮汉把装着王白石的红木棺材放进了坟墓正厅,随着封墓的最后一块石板缓缓盖上,王磊和王焱哭得更厉害了,那声音都能传出几百米。虽然他俩哭的都是:“我的爹啊——”可在旁人耳朵里,怎么听都像在哭:“我的车啊—”
  
  就在看热闹的人群里,有三个人的眼神怪怪的,其中一个细高个长头发的青年人,还在用手机录着什么,只不过,别人录的是哭天抢地的场面,他的手机镜头,却时不时对准了正在填埋的墓穴……
  
  2。最疯狂的计划
  
  这三个人,果然是有来历的。那个细高个长头发的小青年,名叫罗迪,在一所野鸡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四处碰壁,心里感觉晦气,便跑回家乡来散心。另外两个人,一个叫劳三,一个叫范四,都是游手好闲的主儿。他们三个凑到一块儿,还有一段渊源呢!
  
  半年前,王白石被查出患了绝症,医生判断活不过半年了。于是王家在村里买了一亩多地,开始给王白石建造豪华的地下宫殿。劳三和范四两个人也混进了工程队。两个人可不是为了打工挣钱,而是想摸清坟墓的建造格局,等将来有机会好进入坟墓捞上一笔。就为这个,两个人不但干活卖力,还把坟墓的设计图偷出来复制了一份。图拿到了手,两个人却谁也看不懂。恰好劳三和罗迪沾点亲戚,于是就去找罗迪看图纸,没想到罗迪一看就明白他俩打算盗墓,而且还非常轻蔑地告诉他俩:盗墓是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的,他俩连《盗墓笔记》都没看过,肯定干不成!
  
  劳三和范四见遇上行家了,欣喜若狂,马上就要磕头拜师。两人一磕头,罗迪的脑袋就有点轻飘飘了—在外面找工作的时候,没人把自己当盘菜,回到家乡,亲戚朋友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,现在终于有人把自己像神仙一样供起来了,这感觉太爽了。再说,凭自己大学四年刻苦研读盗墓小说的修为,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捞上一票,然后到大城市买套房,娶个媳妇,到那时,可就真过上神仙一般的日子了!
  
  三个人一拍即合。没几天,罗迪就拿出了一份计划:自己在离坟地不远处租一个闲院,然后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大棚,劳三和范四白天继续在坟地干活,但不要那么卖命了,晚上回来,就到大棚里挖盗洞,把挖出来的土运到远处扔掉。根据罗迪的科学计算,等王家的大墓修成,他们的盗洞也就差不多快挖通了。
  
  劳三和范四答应了,可一干起活来,才发现不对头:别人盗墓挖的洞都很小,刚够通过一个人,可罗迪设计的盗洞又高又宽,几乎能开过一辆拖拉机!这家伙得多大的工程量啊?
  
  一看两个人畏难了,罗迪不高兴了,他告诉劳三和范四:王家的两个儿子好面子讲排场,他爹死了,他们会在坟里放好多值钱的大件,听说他们已经买好了四开门的冰箱、巨大的液晶彩电,还有那个价值几十万元的红木棺材,但他们绝对不会在坟墓里放金银珠宝,甚至连一分钱都不会放!所以要想发财,就得想办法把坟墓搬空,那个红木棺材怎么搬?很简单,给它装上轱辘,用拖拉机拉出来!
  
  听了罗迪的话,劳三和范四服气了,两个人干得更卖力气了。有时候范四也发几句牢骚,嫌罗迪光说不干,劳三还不住地劝道:“行了兄弟,要不是人家用那个什么GPS给咱定向,咱还不知道挖到哪里去了呢!谁叫咱俩小时候没好好读书呢?人家这就叫知识改变命运啊!”
  
  王家的大墓快要修好的时候,罗迪给了劳三和范四一个小包,里面是用塑料袋密封好的八根雷管。罗迪给他俩画了一张图,标出八个红点,让他俩按照位置,把这些雷管分别埋进车库正面的墙壁上,一定要让引线的方向朝外。两个人按吩咐照做了。王家大墓修完后没几天,罗迪他们的盗洞就打到了车库门附近。罗迪用尺子在墙上比画了几下,拿出粉笔点了八个点,让两个人把表面的水泥凿开,没费劲,八个雷管全都找到了。这下两个人对罗迪更佩服了。罗迪笑了笑,说:“好了,你俩赶紧求求神仙,让王白石快死,只要他一死,咱们就快要发财了!”
  
  还别说,这王白石还真挺给面子,大墓修好没几天就死了。更让罗迪兴奋的是,王家不但把冰箱彩电埋进了坟里,居然还埋进去了一辆大奔,虽然是旧的,可网上报价也不菲!到时候,连拖拉机都不用了,用大奔把棺材拖出来,多爽!出殡那天,罗迪拿着手机摄像的手都颤抖了—上大学找工作的时候,他只见过款爷们从大奔里上上下下,没想到过几天,自己也要开上大奔了!
  
  丧事办完的第二天,罗迪、劳三和范四凑到了一起,劳三还专门租了一辆厢式货车,放在院门外。等到半夜,三个人带齐工具,钻进盗洞,径直来到了车库门前。劳三和范四熟练地把雷管线路接好,只要罗迪一摁按钮,财富之门就要打开了。可就在这时,他们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,似乎开过去了一辆坦克。三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,这三更半夜的,是谁在地面上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?
  
  3。最愚蠢的兄弟
  
  地面上的确出事了,而且出的不是一件小事—老二王焱雇了一辆挖掘机,挖他老爹的坟来了!这是怎么回事儿呢?原来,这件事跟“活神仙”贾大师有关。
  
  自打贾大师给王家出了“埋大奔”的阴损主意之后,王家老大王磊就恨上了他。中国有句古训叫长子为先,他老二再闹腾,也盖不过老大是不是?所以说,那辆车到最后还得是他老大王磊的。可经过贾大师这么一折腾,车给埋地下了,三年后再取出来,还能不能开暂且不说,到时候要是让老二占了先,自己这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?王磊越想越生气,出完殡第二天,就气势汹汹地找到贾大师这里来了。
  
  贾大师一看王磊恼了,心里也有点发慌。这老大是个吃肉不吐骨头的狠角色,要是让他记恨上了,自己这个“活神仙”说不定就真的要升天了。他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,拉住王磊的手,让他坐下,不慌不忙地问:“王磊,我跟着你父亲好几年了,早就看出你一脸福相,你们王家能继承你父亲事业的,非你莫属!我之所以要把大奔埋掉,全是为你好啊!”
  
  王磊纳闷了:“为我好?为我好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把大奔给我?”
  
  贾大师的脸色一下变了,他站起身来,冲着王磊吼道:“直接给你?你还有脸说直接给你?我问你,你爸爸病重的时候,你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?”
  
  王磊一下子呆住了,王白石平日里对他和弟弟管得很严,哥俩干点儿坏事儿都得偷偷摸摸的,万一让王白石发现了,哥俩少不了挨一顿臭骂。前些日子王白石病重,王磊总算逮着机会,召集了一帮子狐朋狗友,整天花天酒地四处潇洒,还出了乱子被抓进了派出所,莫非这件事让王白石知道了?

[page_break]


  
  看到一句话就把王磊给唬住了,贾大师心里暗暗得意,他叹了口气,说:“你干的这些坏事,你老爸早就知道了。王磊啊王磊,你让我怎么说你?你难道不知道,你爸最喜欢的是老二,最不喜欢的是你!实话告诉你,你爸临终的时候,又写了一封遗书,内容就是在他去世之后,马上取消你的继承人资格,所有的财产都归老二继承。这封遗书,就放在大奔车上的保险箱里,当时如果我不把大奔埋进去,现在你早就被你弟弟一脚踢出门去了!”
  
  王磊半信半疑地看了贾大师一会儿,说:“您不是在骗我吧?”
  
  贾大师拍了拍胸脯,说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不信,你可以刨开你爸爸的坟,打开你爸的车载保险箱看看啊!”
  
  王磊的脸色多云转晴了,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扔给贾大师,说:“谢谢叔叔,这十万块钱归您了!密码在卡上写着呢!这件事您千万要保密,绝不能让我弟弟知道。回头您再显显神通,咒我弟弟早早败家,早死了也行,到时候我还有重谢!”
  
  贾大师点了点头,说:“这事儿你也得注意保密,让你弟弟知道了,咱俩死得会一样惨!”
  
  王磊连声答应,说:“您放心,我已经在他身边安插了线人,他那边有个风吹草动,我这里马上就会知道。”
  
  送走了王磊,贾大师关上门,立刻开始收拾东西,那个所谓的遗嘱根本就是他现编的,万一露了馅,哪还有他的活路。再说了,王磊本来就是个肚子里藏不住话的人,他既然能在弟弟身边安插线人,弟弟王焱就不会收买哥哥的亲信?眼下这情形,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!
  
  贾大师正在收拾东西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,是老二王焱打来的,他接起电话,从耳机里立刻喷出来一大堆脏话,听得贾大师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。不过,他的眼珠子却在不停地转,好不容易等到王焱停下来,贾大师一字一顿地对着话筒说:“王焱,你会后悔的,马上来给我道歉,否则……哼!”
  
  贾大师放下电话,把收拾好的东西藏了起来,坐在桌旁,沏了杯绿茶,慢慢喝了起来。他已经想明白了:王家这两个儿子,一个也指望不上,干脆再骗老二几个钱,自己找地方养老去!现在,他就静等鱼儿上钩了……
  
  4。最冷血的大师
  
  果然,没过多久,王焱就赶来了,进了门,他把身子往门框上一靠,斜着眼睛看着贾大师,说:“老东西,是你出的馊主意把我爸的大奔埋起来的,我骂你两句,你还受不了了?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活神仙啊?我告诉你,出殡那天要不是人多,我早揍得你找不着北了!”
  
  贾大师一点儿也不害怕,他摇了摇头,咕咚一下朝着王白石坟墓的方向跪了下去,一边打自己的脸,一边哭诉:“董事长,我对不起您啊,我不该不听您的,把遗嘱埋起来,早知道二少爷这样犯浑,公司说什么也不能交给他啊……”
  
  一听“遗嘱”两个字,王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他走上前,一把拉起贾大师,问:“你刚才说的……说的那个什么……遗嘱,是怎么回事儿?”
  
  贾大师把脸一板,拿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劲头,一句话也不说。
  
  看贾大师不说话,王焱心里没底了,他摸了摸衣兜,从里面掏出一叠钱,扔在桌子上,问:“可以说了吧?”贾大师看了看,依然一言不发。
  
  王焱挠挠头,从兜里又掏出一张银行卡,刷刷刷几笔写上密码,扔在桌上,说:“这张卡里有二十万,只要你告诉我刚才说的遗嘱是怎么回事儿,这钱,全是你的了!”
  
  贾大师把钱和卡都装进衣兜里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大喝一声:“不孝之子,给我跪下!”
  
  这一声跟炸雷一样,吓得王焱扑通一声就跪下了。贾大师瞪大眼睛,问:“王焱,你爸病重的时候,你是不是去过一趟澳门,赌输了好几百万?”
  
  王焱点了点头,说:“是有这事儿,可这事儿我瞒着我爸爸呢!”
  
  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贾大师哼了一声,说,“你爸爸早就知道这件事了,王焱啊王焱,你让我怎么说你呢?难道你不知道,你爸最喜欢的是老大,最不喜欢的是你吗?实话告诉你,你爸临终的时候,又写了一封遗书,内容就是在他去世之后,马上取消你的继承人资格,所有的财产都归老大继承。这封遗书就放在大奔车上的保险箱里。出殡那天,如果我不把大奔埋进去,现在你早就被你哥哥一脚踢出门去了!”
  
  王焱晃了晃脑袋,说:“不可能,我爸最疼的是我,他怎么会写那样的遗书?”
  
  贾大师又拍了拍胸脯,说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不信,你可以刨开你爸爸的坟,打开你爸的车载保险箱看看啊!”
  
  王焱听了,点了点头,说:“好,我就暂且信你一次,我现在就找人悄悄挖开我爹的坟,要是能找到那封遗书,我就把它销毁,回来之后,我还会重金谢你。要是根本没这回事儿,我告诉你,你死定了!”说完,气冲冲地走了。
  
  贾大师从窗户朝外看去,只见王焱在楼下打了个电话。不一会儿,两辆小汽车就停在了楼下,从车上下来几个精壮的小伙子,站在了单元门口,王焱则钻进一辆车,一溜烟地走了。

[page_break]


  
  贾大师的汗刷地就下来了,他这次可真算计错了,他之前想到了王焱混账,可他没想到王焱竟然混账到了敢去挖父亲坟的地步。这可怎么办呢?王焱一旦知道遗书的事是自己瞎编的,自己这条小命可就难保了。想到这里,贾大师把牙一咬,自言自语道:“王焱,既然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。”说完,他拿起手机,拨通了王磊的号码:“王磊,我刚刚得到一个绝密的消息,今晚后半夜,你弟弟要偷偷掘开你爸爸的坟,去找那份遗书,你可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,那份遗书一旦到了你弟弟手里,你就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  
  刚过午夜,王焱就带领着一辆挖掘机来到了父亲的坟前,看看四周无人,王焱指挥着挖掘机把坟头挖开,把封坟的石板撬起一块,然后自己拿着手电,跳了下去。他先来到了车库,打开车子的后备箱盖,然后一头钻进后备箱,找到藏在备胎中间的隐形保险柜,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并不知道保险柜的密码!他抡起锤子,想把保险柜砸开,试了几下,一点儿用也没有。他合上后备箱盖,想爬到地面上去找人帮忙,可就在这时,上面突然传来了封墓石板慢慢盖上的声音,随后是填土的声音,外面的星光一下子不见了!
  
  王焱气得破口大骂,可没骂多久,他就觉得脑袋发晕,眼冒金星,呼吸也越来越困难。他知道,自己这是被活埋了!他晃着身子走到车旁,拉开了副驾驶旁的车门,坐了进去,然后朝着驾驶员的座位作了个揖,恨恨地说:“爸爸,我知道,您这是惩罚我不该挖开您的墓,可谁让您这么偏心眼儿了?我告诉您,别看我快死了,我死了都不伺候您,到了那边,您得给我当司机??”说着说着,他渐渐说不动了,车里的空气越来越少,王焱慢慢陷入了昏迷……
  
  再说地面上,刚才王焱在下面叫喊,他的铁哥们也听到了,可当他低头朝下看时,一把锋利的尖刀搁在了他的脖颈上,他抬头一看,是王磊。王磊朝下面努努嘴,示意他把坟埋住。他摇摇头,只觉得脖子后面一紧,一股鲜血就流了下来。王磊顺手把一叠钱扔了过来,王焱的铁哥们儿掂了掂,塞进衣兜,拉起操纵杆,慢慢把封墓石板推了回去……
  
  5。最恐怖的路遇
  
  王磊看着挖掘机把墓封好,便挥挥手让挖掘机离开,自己则步行朝自己的汽车走去。他心里很得意:幸亏贾大师通风报信,自己这才暗地里跟踪到了坟地,把老二埋进了坟里。现在,他什么也不用担心了,老二死了,家里的财产都是自己的了。至于那个挖掘机司机,王磊相信他不敢乱说,害死老二,他也出力了,说出去,他也得坐牢。
  
  再说地下盗洞里,罗迪他们听着挖掘机渐渐远去,听不见声音了,这才开始动手。罗迪一摁电钮,只听轰的一声,车库门口的水泥墙轰然倒塌。三个人冲进坟墓,直奔正厅,罗迪用千斤顶顶起红木棺材,劳三和范四用冲击钻在棺材下打出几个孔,把四个轮子安在棺材下面,推着棺材来到了车库,用一根粗绳子把棺材挂在大奔的拖车钩上。罗迪让他俩把棺材盖撬开,把王白石的尸体扔出来,然后把墓里值钱的东西尽量往棺材里装。装满棺材,还有几件东西装不下,罗迪让他俩抱着东西坐在棺材盖上,自己则钻进驾驶室,撬开钥匙门,一轰油门,好车就是不一般,竟然发动起来了。罗迪高兴地挂挡、加油,拖着棺材从盗洞里开了出去,一直通过了大棚,开到了他们租的院子里。
  
  罗迪把车开出院门,停了下来,吩咐劳三和范四赶紧往下卸东西。劳三和范四喜滋滋地把冰箱彩电从棺材盖上卸下来,刚要往厢式货车上搬,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儿—罗迪突然把汽车发动起来,绕开厢式货车,向前开去。
  
  劳三脑子一激灵,明白了—罗迪这是想把棺材拉走,独吞里面的财物啊!他和范四赶紧拦车,可哪还能拦得住?罗迪一轰油门,大奔就冲了过去。幸亏劳三和范四身手还说得过去,两个人让过汽车,一纵身,跳上了棺材,四只手紧紧扒住棺材板,身子贴住棺材盖,随着汽车绝尘而去。
  
  劳三猜得不错,早在开始盗墓之前,罗迪就已经计划好了—盗墓所得,绝不能和劳三范四平分!这两个家伙只不过卖了把笨力气,能值几个钱?自己付出这么大的心血,价值又有多大?所以,他提前就找好了买家,只要一得手,就独自去交易,拿到钱后远走高飞,至于劳三和范四,他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  
  罗迪开车上了公路,心里就轻松多了。走着走着,对面驶来了一辆车,大灯照得雪亮,他只好把车速降下来。就在会车的一刹那,罗迪突然吃了一惊—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棺材盖上趴着两个人!怎么还没甩掉这两个笨蛋?罗迪一加油门,想把劳三和范四甩下去,可没等他得逞,让他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—刚才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辆车,又从后面追了上来,而且不断地用灯光照射自己的车,似乎要把自己逼停。
  
  后面这辆车,开车的不是别人,正是老大王磊。把老二埋进坟里以后,他心里很害怕,车速也就慢了许多。开着开着,突然听见一阵警笛声,吓得他赶紧把大灯打开,好让对方看不清自己。对方是看不清自己了,可王磊却把对方看了个清清楚楚——这不是自己父亲的那辆大奔嘛!车牌号还是阴A8888!后面拉着的,不是父亲的那具红木棺材吗?棺材上还有两个鬼影晃来晃去!最让人毛骨悚然的,是会车的时候,王磊清清楚楚地看见大奔的副驾驶上,坐着的正是被自己埋进坟里的弟弟王焱!
  
  王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会过车后,他又掉头追了上去,可没想到那辆车居然越开越快,两辆车就在路上飚了起来。
  
  不一会儿,前面路上突然出现了一辆警车,几个交警正在路边执勤。一个交警挥舞着停车标志示意罗迪靠边停车,罗迪哪里敢停?他嗖的一下冲了过去。交警们喊了起来:“快追,假牌超速!肯定有问题!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后面还拖着个……棺材?”
  
  说话间,王磊开的那辆车也飞一般开了过去。这下热闹了,罗迪的车在前,中间是王磊的车,后面是闪着警灯拉着警报的警车,三辆车你追我赶,演起了“生死时速”。
  
  最先倒霉的是罗迪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颠簸,副驾驶上的王焱清醒了过来,一睁眼,看到自己坐着车飞驰,他愣住了,问罗迪:“你是谁?你拉着我去哪儿?”
  
  这下罗迪可吓坏了,从坟里开出来的车,怎么副驾驶上会有人?他“妈呀”叫了一声,车就跑偏了,轰隆一下侧翻了。车后的棺材也散了架,劳三和范四被摔了个七荤八素。王磊的车刹车不及,也翻了,王磊被撞晕了过去。
  
  交警的车最后到达,赶紧把几个人送进了医院。经过大夫们的紧急救治,五个人的性命都保住了。罗迪他们三个外伤比较重,估计得住几个月的医院才能进监狱,王磊因为严重的撞击引发了精神病,王焱则因为缺氧时间较长导致大脑受损,兄弟俩都变得痴痴呆呆的。
  
  一个月后,贾大师冒着大雨来到王白石的墓前,他摘下帽子,朝王白石的墓深深鞠了一躬,说:“董事长,对不起了,我不该坑你两个儿子,不过你放心,你的两个儿子现在是因祸得福,你的产业现在由你的两任妻子管理,至少她们可以保证你的儿子吃穿不愁。另外,我还要告诉你:自打你两个儿子傻了之后,他俩就再也不打架了,两个人在托管中心里好得跟一个人似的!你可不许记恨我,我不迷信,我从来不怕鬼……”
  
  话音刚落,天空中轰隆隆滚过一串炸雷,贾大师吓了一跳,转身就走,刚走几步,就觉得脚下一软。原来,罗迪他们挖的盗洞被雨水冲塌了,贾大师的下半身陷了进去。
  
  “救命啊—”雨越下越大,旷野里,贾大师的叫喊声变得越来越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