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中篇故事]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

[中篇故事]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

时间:2016-12-30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一、打死那条狼狗
  
  萧斌伟是城关镇的一名城管小头头,经常以预防和控制犬类疾病的传播为由,带着几个手下开车下乡打狗,被打死的狗最后都被私下剥皮后卖到狗肉店里去了,钱都进了萧斌伟的腰包。由于他的姐夫彭西才是副镇长,分管治安,各村的人敢怒不敢言。
  
  这天,萧斌伟又带着两个手下下乡去了,在一个叫咬牙村的村子,打死了五条狗,其中有两条还在吃奶。村民们气得牙根作痒,可也无可奈何,按照县里的硬性规定,狗脖子上没挂牌的狗一律要捕杀。
  
  快晌午了,萧斌伟打算打道回府,车刚开到村头,忽然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给拦了下来。老头叫章老蔫,是本村的支书。他告诉萧斌伟,咬牙村西头有户人家还有只大狼狗,有六七十斤。一听这话,萧斌伟的小眼立即像放电一样,六七十斤的狗能卖千把块钱呢!萧斌伟立即下令调转车头,直奔村西头。
  
  一到村西头这家,村里就有许多人围拢过来看热闹。在惊天动地的敲门声中,一个老头打开门:“你们这是做啥?”
  
  “有人举报你们家有条无证豢养的狗,狗呢,快牵出来吧!”萧斌伟口气强硬地道。
  
  这老头一听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们也不打听打听,这是谁的家!”说着就要关门。这下可把萧斌伟惹火了,心想,谁的家?撑死了就是个村长呗。他手一挥,两个手下就把老头家的铁门给撞开了。
  
  老头气得脸色发青,连连骂道:“大白天想明抢啊,等着,你们等着!”说完蹬蹬蹬跑上楼去了。萧斌伟才不管这些,两只小眼睛开始在院子里搜索起来,果然,在东墙角,他发现了一条黑色卷毛的大狼狗!
  
  这是一条长毛的德国牧羊犬,正蜷卧在墙角下,有点儿萎靡不振。萧斌伟的两个手下悄悄地往墙角靠近,手里的狗扎子也提了起来。眼看着大狼狗命在旦夕,就在这时,就听一声大喝:“哪个王八蛋要打老子的狗!”
  
  萧斌伟一抬头,心里暗暗叫苦,顿时明白了那个章老蔫是把自己当枪使了!原来这户房主叫童忠安,是县大发房地产公司的老总。要说这童忠安,那是县城里赫赫有名的人,经常上电视新闻,他和另外一个叫任万杰的房产商主宰着本县的房地产开发,本县一多半的商品房都是大发房地产公司开发的,可谓财大气粗。这童忠安平常很少回乡下老家,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,回到乡下一住就是两个多月。
  
  “童老板,不好意思,是个误会……”萧斌伟朝两个手下一挥手,想立即闪人,不料却被童忠安堵在了门口。
  
  童忠安满嘴酒气,把一条腿往门框上一蹬,嚷嚷着道:“想出去是吧,给老子钻!天天下乡打狗,竟然连老子的狗都不放过!”
  
  萧斌伟哪受过如此侮辱啊,气得脸红脖子粗,加上门外村民的讥笑声,这让他感到无地自容。正在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,正是他姐夫彭西才打来的。萧斌伟心想,我的面子不给,我姐夫的面子你童大老板总不能不给吧?他赶紧把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。
  
  彭西才在电话里听完后火冒三丈,说:“你小子怕他干啥?他的房地产公司半年前就资不抵债倒闭了,给我按规矩办!我这就带派出所的人过去,还反了天了!”
  
  一听姐夫这话,萧斌伟的底气立马就足了,他一转身冲着两个正不知道咋办的手下说:“愣着干啥,去,打死那条狼狗!”
  
  二、被狼狗反咬一口
  
  现场的局面立即发生了转变。萧斌伟的腔调也高了八度:“童忠安,你这是在妨碍公务,再不识相的话,叫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  
  这下,醉醺醺的童忠安蔫了,心想,真是世态炎凉,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,自己没破产的时候,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副镇长,就是副县长想见我还要预约呢!心里这样想着,嘴里马上软了下来:“哎,哎,有话好说,我这狼狗可是名犬啊!”
  
  萧斌伟冷笑一声:“童老板,法律面前,犬狗平等,我问你,可有养犬证?”童忠安的酒也醒了几分了,连连说:“别啊,我去办还不行吗,就饶我几天时间吧。”萧斌伟笑了笑:“现在想着去办了,可惜晚了!”
  
  两个打狗队员已经开始下手了,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狼狗,两条长长的狗扎子也对准了目标。说来真怪,刚才还蔫巴巴的狼狗好像听懂了萧斌伟和主人的对话,一骨碌站了起来,冲着院里三个陌生的家伙龇牙咧嘴汪汪狂叫,上蹿下跳的样子愣是把两个打狗队员给唬得倒退几步。
  
  萧斌伟大骂两个手下是笨蛋,看来,只能自己出手了!萧斌伟打了两三年的狗了,什么狗没见过,他拿起狗扎子照着那狼狗的头部狠狠地扎了下去,嘴里骂道:“我勒个去,还想狗仗人势呢,老子今天就送你回老家!”话音刚落,就听见这狼狗“嗷嗷”痛叫,原来一根钢钎正好扎到它的一只眼睛上了。
  
  看见自己的爱犬鲜血淋淋满地打滚,童忠安火了,一把揪住了萧斌伟骂道:“你这个狗日的,老子今天和你拼了!”说完,两人就撕打到了一块儿。
  
  正乱作一团的时候,村头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,原来是副镇长彭西才带着治安队的人赶来了。一看见救兵来了,萧斌伟叫喊道:“反了,敢打执法人员,快把这个童忠安给抓起来!”
  
  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呼啦一下都跑进了童忠安家的院子,村民们一看赶紧四下散开。彭西才走到童忠安的面前说:“童老板,你是懂法律的人,怎么能暴力抗法呢?”
  
  其实这个彭西才和童忠安是打过交道的,那还是一年多前,彭西才想在城里买套大发房地产开发的房子,托了个熟人找到童忠安,看看能不能给打个折。童忠安当场就拒绝了,还告诉那熟人,要买就抓紧买,房价可是天天见长。为这事,可把彭西才气坏了,心想,自己好歹也是个副镇长,这个童忠安发达了以后简直就是六亲不认啊!
  
 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童忠安只能自认倒霉了,谁让他得意的时候不把家乡父母官放在眼里呢。只见彭西才大声说道:“去,把那条狗给打死拖面包车上去,谁再敢阻拦执法,送去拘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