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给我一万元

[新传说] 给我一万元

时间:2018-07-05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一封奇怪的勒索信,牵扯出一桩漏洞百出的“绑架案”,你猜,背后的始作俑者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?
  
  傍晚来信
  
  这天,警官老王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案子。
  
  报案人叫刘贵,是个普通打工仔,在郊区租了一个小单间住。这天傍晚,他从工地回来,房东胡大娘交给他一封信。
  
  从小到大,刘贵从来没有收到过信,现在到城市里打工,住的又是出租屋,就更没人和他联系了。现在这信封上没有寄信人的地址,信是谁写来的呢?刘贵纳闷不已。
  
  等刘贵迫不及待地打开信,仔仔细细地读完每个字后,忽然感到浑身直冒冷汗,陷入一头雾水之中。
  
  这封信只有短短两句话:“刘贵,限你明天夜里十二点前,把一万元钱送到阳光加油站东边五十米处的那个垃圾桶内,不准报警,否则,当心你三岁的儿子小命不保!”署名是“别问我是谁”。
  
  刘贵家里穷,27岁了还没娶上老婆。没老婆的人,哪来的儿子?
  
  刘贵猜测,会不会是对方寄信时写错了地址,把另外一个叫刘贵的人当成了自己?如果真是这样,可不能耽搁啊!
  
  听完刘贵的话,再看完那封信,老王也感到这件事情非常蹊跷。老王的分析更加理性:刘贵从未向工友们透露租住的地方,他怕有人跟他蹭睡;他也没告诉自己的父母,怕父母心疼房租钱。写信的人怎么知道刘贵地址的?还有就是,为什么勒索者没有狮子大开口?为了一万元铤而走险,情理上有些说不通。
  
  不管怎样,始终不能排除敲诈者写错了地址的可能性。老王连忙向市公安局作了汇报,请求市局紧急查找市里所有名叫刘贵的人。这个城市里共有36个“刘贵”,警方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一与他们取得了联系,通过排查,发现都不符合这起案件的情况。
  
  如此看来,这封勒索信并没有寄错地址,就是针对刘贵的。是谁干的,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?经验丰富的老王也一时没了辙,沉思了好一会儿,他才对刘贵说,为了将案件查个水落石出,现在只有将计就计。
  
  刘贵有些害怕,他怕到时勒索者会对他造成人身伤害。老王说:“这点你绝对放心,我们会保证你安全的。再说,勒索者躲你还来不及呢,因为他怕你认出他来,所以绝不会和你照面,要不然,他直接去抢劫你不就得了,何必兜这么大个圈子?”
  
  想想是这个道理,刘贵答应配合警方的行动。
  
  将计就计
  
  到了夜里,刘贵将警方为他准备好的一只黑塑料袋,准时放进了加油站东边的垃圾桶内,然后返回加油站。站里,老王与六名警察装扮成加油工,他们时刻注视着不远处的垃圾桶,只待勒索者一出现,就冲出去抓人。
  
  可是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都升起来了,他们也没发现那个绑匪的踪影。
  
  “看来,这纯粹是个恶作剧。”老王对刘贵说,“放下思想包袱,安心打工吧。”
  
  睡了一天一夜,日子仿佛恢复了正常,但刘贵始终有些忐忑。
  
  果然,刘贵晚上下班回到出租屋,还在掏钥匙开门,房东胡大娘的孙子小林跑了过来,递给他一封信。刘贵一看信封上的字迹,脑袋就“嗡”的一声又大了。
  
  信还是那个“别问我是谁”写来的:“你把警察带去了,是不是不想要儿子了?今晚还是老地方、老时间,如果我还没拿到钱,明天就和你儿子永别吧!”
  
  刘贵急急忙忙地跑到街上,一咬牙,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派出所。老王刚好在值班,看完信后愤怒无比,粗着嗓门骂道:“这个兔崽子,到底要干什么?让我逮住了非剥了他的皮不可!”
  
  骂归骂,案子还得破。老王仔细分析了上次行动中的所有细节,觉得没什么破绽,唯一可能被绑匪识破的,就是刘贵将东西放到垃圾桶后,又返回加油站这一点。因此,老王决定调整方案:刘贵完成放“钱”的任务后不再返回加油站,而是沿着大路走一段时间,再由一个穿便装的警察开出租车把他接到派出所。这样,既能确保刘贵的安全,又不会被绑匪觉察。
  
  到了晚上,一切照计划进行。刘贵把“钱”放进垃圾桶后没太长时间,就见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来到了垃圾桶旁,伸手在桶里摸索。老王一声令下,警察迅速扑了过去,一下子抓住了那个人。
  
  大家都没想到,作案者竟是个美丽的女孩子,才16岁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会说话似的,瞅得人没脾气。审讯毫不费力,警察问一句,她就答一句,竹筒倒豆子,一会儿就把事情全交代了。
  
  女孩叫安芬,她初中毕业后在社会上游荡,闲余时间都“泡”在网吧。她之所以敲诈刘贵,因为她想买项链、耳环和皮靴,但家里人不给她钱。为什么要找刘贵弄钱呢?是因为刘贵经常在网上和她聊天,说自己和老婆分居了,有个三岁的儿子,还老是怂恿安芬做自己的“二奶”。安芬想,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好人,敲他一笔不过分,所以她就写信了,不过,她根本不知道刘贵还是单身。刘贵的住址是他自己在网上透露的。
  
  老王忍不住问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刘贵报了警的呢?”
  
  安芬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报警,那是我从电视剧里学来的。一般人第一次都会报警,只有第二次,才会把钱放到指定的地方去。”
  
  听了这样的回答,警官老王哭笑不得,他让人把刘贵叫了过来。刘贵听说女孩自称是自己的网友,他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。
  
  始作俑者
  
  刘贵说:“天大的冤枉,我只知道打工挣钱,手机流量费那么高,我哪有闲钱上网啊!”
  
  老王质问安芬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撒谎,安芬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了。她说网上的确有个刘贵,每晚七八点都会和她聊天。安芬哭着说:“人都被你们抓住了,我还敢撒谎吗?再说,我照着地址写信,他不是收到了吗?”
  
  没想到无端端地,从网上又冒出一个刘贵来。老王觉得案情有点超出想象了,他对安芬说:“明晚你和网上的刘贵联络,我倒要看看,他究竟是个什么角色。”
  
  第二天晚上刚过七点,老王便迫不及待地让安芬上网找“刘贵”聊天。同时,他安排所里的电脑高手小李采取监控,一旦那个“刘贵”出现,就立即测定他所在的方位。
  
  没过一会儿,网上的“刘贵”果然出现了。两分钟不到,民警小李就锁定他在“新世纪”网吧。
  
  警车呼啸而去,在网吧老板的配合下,警察抓住了“刘贵”。
  
  这一次,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。
  
  網上的“刘贵”竟是个15岁的男孩。一起去的刘贵一眼就认出了他,是房东胡大娘的孙子,小林。
  
  案情真相大白,小林的父母在外打工,他平时由奶奶带着。最近,小林迷上了网络聊天,他骗奶奶说每天晚上要到老师家补课,向奶奶要补课费,实际上这些钱全被他扔给网吧了。他很羡慕电视里那些“大款”的生活,就在网上找漂亮女孩聊天,小林不但编造了自己的身份,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,还对安芬说想包她当“二奶”。安芬问他的姓名、住址时,他灵机一动,说自己叫刘贵,因为他很希望安芬没事能去找刘贵玩,自己便可以偷偷地见识一下网上结交的“美眉”真面目,谁知竟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。
  
  案子破了,可老王却感觉不到丝毫轻松,心情反而更加沉重……